雷洋案执法记录仪损坏了?手机现场录像适当时机公布

今天凌晨,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发布官方微博,对雷洋涉嫌嫖娼在查处过程中突然死亡的情况进行了续报,这是事发后警方的第二次官微发布,相比于此前的第一次发布,主要有四点信息增量:

记者发现,在警方发布了这篇官微续报之后,在网络上,一些原有的质疑仍在,同时也出现了新的争议焦点:

关于雷洋死亡事件的所有问号,问的其实都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真相是什么?今天,参与此次出警的昌平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接受了央视新闻记者的采访,他也是此次出警的现场指挥员。

对于为何跨辖区执法,他的解释是这是根据治安支队部署的一次异地用警,也是警方在扫黄行动中的常用战法。

据邢永瑞介绍,按照部署由治安支队牵头,部署东小口派出所对霍营地区的涉嫌卖淫嫖娼场所进行打击。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具体时间我也记不特清楚了”,邢永瑞带领一名民警和四名协警身着便衣来到了事发足疗店附近,从足疗店的正门口出来一名男子,神色慌张地往西走,因为前期掌握这个场所有卖淫嫖娼嫌疑,这个男子走路又非常快,“有嫖娼的嫌疑”,于是就带民警对此人进行盘问检查。

根据周边能搜集到的多处监控探头记录,昌平警方确认,雷洋当晚从家里出来先是自西向东随后自南向北,一路步行,于当晚21:04分左右,来到了事发足疗店附近。21:14分雷洋走出足疗店时被民警发现并盘问。那这个关键区域的有监控录像吗?警方表示这里没有安装监控探头。

邢永瑞回忆,男子听到对方是警察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开始准备要跑,但随后就被警察合力控制住了。“因为当时是便服,所以我把工作证拿手里了,一直就跟他不停地表明身份,说我是警察,需要你配合,这男子就一直大喊大叫不配合,就想跑,就想挣脱”。

男子被控制后反应非常激烈,“第一个就是喊,喊救命,说你们不是真警察,假警察。还有一个就是挣脱,情绪非常激动。对方和我们都倒地了,反正就是他逃脱,挣扎,我们就是控制,这么一个情况”。

对于公众关心的警方是如何控制该男子的,邢永瑞说,“徒手,我们徒手抓住他的手,按着他,就不让他脱逃,基本上就这样”。“刚开始是两个人,后来又支援到三个人,后来又支援到五个人,”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20分钟,五名警察最终控制住了该男子,也就是雷洋。

对于现场处置过程是否使用了执法记录仪进行录像?警方告诉记者当晚并没有携带执法记录仪。

邢永瑞介绍,因为这是便衣行动,而执法记录仪都是挂式的,夏天穿的衣服比较单薄,执法记录仪没法挂。“手拿着会非常明显”。

那当时在没有携带这个执法记录仪的情况之下,警方采取了其他方式进行了录音录像取证了吗?

邢永瑞说当时是用手机录像,“刚开始是我拿着手机”,但是盘查过程中,“我们是控制的时候,他有激烈地抗拒,反抗,所以导致我们都倒地了。当然,客观上他不是故意要把我手机弄坏了,是这个过程中手机摔地上了,就坏了。后来录像是让别人给录的”。

死者雷洋的家属和警方的官方微博都提到了同一个细节,雷洋在被控制过程中,从车上逃离过一次,而雷洋的身体出现异常也正是在车里。当事民警向记者讲述了详细经过。

邢永瑞介绍,初步控制雷动洋之后,就将其带上一个伊兰特的地方车,准备将其带回审查,“因为我没法开警车去”,当时雷洋坐在后座的中间,旁边两个人。“一人一只手控制,当时没给使用警械具,前面有一个驾驶员”。

邢永瑞回忆,车行驶了不远,进入小区之后,雷洋就从后座的中间蹿到副驾驶座位,“我不能臆断说他想干什么,但是有抢夺方向盘,和踢驾驶员的行为。后来一看这种情况驾驶员就赶紧停车,他就从副驾驶那个车门下来,我们的警力又过去又控制”。邢永瑞说,当时雷洋是“正常的下去的,刚下车的时候没有倒地”。肯定是“脚着地”。

邢永瑞介绍,当时他们赶紧又冲过去对雷洋进行了徒手控制,“一人把着一只手”。再次控制住雷洋之后,他们给雷洋带上手铐换到了一辆面包车上。此时,他发现雷洋开始出现异样。

“当时我坐他边上,他上车坐在中间那个座上,不反抗了,也不说话了”。“因为他前期一直在反抗,一直在叫喊,刚上车就已经不言语了。当时想着他有可能脱水了”,“反正就觉得他身体有些不适,就急忙第一时间带往医院”。

邢永瑞说,发现雷洋情况异常后,立即就近送往了医院急诊救治。然而,22时55分,雷洋经抢救无效死亡。

雷洋的家属质疑称,在雷洋的头部发现有轻微的伤,身上也出现瘀青的情况,这些伤痕是怎么造成的呢?

邢永瑞表示,“这是我们在这个制服和他反抗的过程中,因为都倒地了,不仅仅对方受伤了,我们也有受伤”。

对此,邢永瑞解释,当时发现雷动洋异常送往医院之后,警方既没有家属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身份,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不知道应该联系谁。后来警方想到通过雷洋的手机联系他的家人,但当时在雷洋的身上没有找到手机。

“据我们分析他不可能不带手机,有可能在我们制伏和他反抗的过程中,遗落在现场了,我就安排人去四处找,因为当时第一天黑,第二当时现场全是草地。找了好长时间,找着一个钱包,一个手机。找着手机之后,第一时间接的电话,是这么个情况”。

邢永瑞表示,“后来我也是听,看网上评论这么说的”。“因为他使用的手机是苹果手机,他是有密码的,目前我们的技术是达不到解开人家密码的(水平的)”。

昌平警方认定,根据卖的口供和相关物证,已经证实雷洋当晚在足疗店内进行了嫖娼活动。

昌平公安分局预审大队大队长高春正介绍,根据对现场提取的避孕套进行的DNA鉴定,能够证实是雷阳进行了嫖娼行为。同时,从卖的供述指认,以及场合的其他人员的供述指认,都能够认定雷某的嫖娼行为。

目前,雷洋的尸检报告将成为确认死因的关键结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将派出法医协助参与调查,检察机关将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保证依法公正处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