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花了好多钱?卡恩:我永远不会让拜仁的财政处在危险之中

拜仁CEO卡恩接受了德国媒体TZ的采访,他说拜仁不需要再买一位德利赫特级别的球员了。

卡恩说,他永远不会让拜仁的财政处在危险之中。今夏南部之星可以大手笔地引援是因为此前2-3年的悉心经营。

我为啥心情不好呢?我感到很放松,因为很多事情我们都搞得很好。俱乐部的人员之间的合作搞得很好,并且它奏效了。你可以看到我们在转会市场上呈现出来的结果。

是的,这样的话转会窗临近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不能着急了,这一点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在我任期开始的时候,我就表示过我希望我们的人员转入转出工作能够在转会期较早的时候完成。

拜仁的人都是这样,不光是我这样。我们达成了共识——越早把自己的事情做完越好。即使是在转会窗结束之后,在财政层面和经济层面拜仁的状况都是很好的。我们希望在季前备战的早期就把整个的队伍交给主教练。

在这个赛季,尽早地把事情做完就显得更重要了,因为这个赛季8月上旬就开始了。如果你不尽早地把事情做完,你就要一边打比赛,一边磨合队伍了。

当然在过去的2-3年在经济方面境况不是很好。尽管遭受了疫情,我们依然想办法让俱乐部保持了盈利,我们的财报也陈述了我们盈利的情况。这展示了我们在经济层面的基础。

我总是说,如果让我去管这家俱乐部,我会做很多的事情,但是我永远都不会让俱乐部的经济基础处于危险之中。

在引援的过程中我们要为球队带来经验丰富的顶级球星,像马内和德利赫特。而新援也必须能够成为球队框架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将新的力量熔铸进拜仁慕尼黑的框架。以上是我们的引援哲学。

最近又和马蒂斯-特尔谈过一次,我们也在和莱默尔谈着。现在让我们看看事情会怎样发展吧。

萨利、内佩、纳格尔斯曼和我,我们的职责划分是很清晰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在自己的领域拿出最好的表现,这样领导才能方能够得到最好的施展。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坐下来谈过。我们考虑过我们怎样才能够在转会市场中以及在未来达成一个尽可能好的结果。我们的任务分配是很清晰的。

还有董事会成员德雷森也负责财政方面的事情。任务会被分配并落在好几个人的肩膀上。作为CEO,我起到一个总领的责任。

我们会尽可能地做好协调工作,我们会很细致地考虑问题。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尽可能地在比赛中呈现出一个好的结果。引进赫拉芬贝赫的时候我们就做了细致的考虑和分工。我是很了解范德萨的,因此我负责给范德萨打电话,和他沟通。什么时候去打这个电话?我们都是做了考虑的,我们有准备和铺垫。

在这些日子里,很多事情都是很复杂的。我们得确定好做一件事情的流程。这就是团队合作。在过去的几年里萨利哈米季奇的经验是非常丰富的,这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在很多年以来对于萨利我是熟知的,对于这样的变化我不会感到惊讶。我的任务之一是需要去营造一种环境,使大家在这家俱乐部能够发挥自己的长处。我和萨利之间的合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很重要的一点是你们之间要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要明白你是可以依赖对方的。

去年的时候有新冠疫情,这为本就困难的转会市场又增添了难度。那个时候我们处在一个交替阶段,鲁梅尼格卸任,我慢慢地进入到我的角色。去年的转会窗让我们汲取到了经验,在那之后海纳、萨利和我团结一致,我们思考和讨论了在这个转会窗我们要怎么做。

我们有若干位的顶级球星了,我们有经验丰富的队员,也有年轻队员,这些年轻队员应该在纳格尔斯曼手下得到很好的进步。对于如何打比赛,纳格尔斯曼的想法是清晰的,现在他拥有了更多的优秀队员。在精神层面马内和德利赫特能够为球队带来提升的。2022-23赛季会成为最为困难的一个赛季,因为世界杯会出现在联赛中间。

在过去的10年里拜仁所取得的成就令人感到难以置信。在过往5年的欧足联俱乐部排名中拜仁是排第1位的,这其中并非不蕴含着任何的意义。还有,曼城、巴黎圣日耳曼会付出大量的努力以赢得欧冠联赛冠军。欧战的竞争在持续地升级,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

我们的2021-22赛季不是一个灾难性的赛季。此前我们已经赢得了德甲10连冠。

在欧冠联赛中我们在1/4决赛中被淘汰。我们中没有人喜欢球队在上赛季德国杯中的情况。

我们必须持续地去强化我们的阵容,这是为了让球队能够一定保持顶级的水准。曾经有很多的俱乐部取得过和拜仁同样水平的成功,但是后来他们衰弱了,这样的例子我们已经目睹了很多,我不希望拜仁那样地重蹈覆辙。

我们需要让自己尽可能地强大以应对欧洲赛场。在过去我们在德甲联赛中拥有着统治地位。这种情况我们是不会改变它的,我们依然会专注于德甲赛场。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多特强化了阵容是好事情,并且他们是希望去做好进攻的。我看待莱比锡的方式也是一样的。

我们想拿冠军,我们也不介意在最后一个比赛日拿到冠军。我们的目标永远是——在欧战中我们可以超级强大,同时在德甲联赛中我们也可以超级强大。

在引援的过程中纳格尔斯曼是很重要的,他会向队员们解释他的球队是怎样踢球的。纳帅会告诉一名球员:“你在我的球队中会扮演一个什么角色。”以上的这些是球员最感兴趣的方面。主教练需要给予球员信念,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拜仁每一个人都需要去应对压力,事情就是这样。纳帅清楚这一点并且他也能够很好地处理的。巨大的挑战以及责任总是你需要面对的。

出差错?我一点都不为此担心。当然会有困难存在的,每个赛季都是这样,但是我们会一起去协调和解决的。如果我们意识到有问题存在,那么我们可以凭借着我们丰富的经验而找到解决方案。

我再也不会感受到压力了。当我还是一名球员的时候,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我享受着和队友们一起工作,享受着让自己的俱乐部处于巅峰,在我的生命中这给予了我很多的意义,并且这些意义能够得到升华。

我感受不到任何的压力。我不是说我在面对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能冷静下来。举个例子,对于胜利我依然拥有着饥渴感,我想要在这家俱乐部做很多的事情。

每一天的工作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会乘飞机去到欧洲俱乐部协会(ECA)那边,有时候在德国足协,有时候会在塞班纳大街。有时候我得和俱乐部的员工们谈一谈。我会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们或者是监事会交换意见。

肯定不是这样,我有一个有些反常的观点:在办公室里待得越久,就说明我的工作做得越差。因为在外界你需要去维持好很多的联系。

变化不是很大。从2008年以后我就不踢球了,在若干年里,我的角色类似于一个企业中的人士。我见到了很多人,我在优化我自己的管理风格,只是关于这一点没有人意识到。在拜仁我会做同样的事情。我100%的相信现在我们做事情的方式是正确的。这是在未来的若干年里拜仁俱乐部所需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感到非常地放松。

我和赫内斯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现在他也是我们监事会的成员,他会去谈他的想法的。1994年,他把我带到了拜仁。后来他和拜仁监事会一起决定让我回到俱乐部管理层担任职务。赫内斯很信任并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他知道我有自己的想法。

不会的,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们都是为了拜仁。赫内斯和我总是会开诚布公的谈话,我也欣赏他的这一点。当我是个球员的时候,我和赫内斯经常吵架,但是最终我们总是能够达成一致。

如果我认为我给予了他人信任却没有得到尊重,或许我们的队员在公众场合遭到了很糟糕的对待,那我很快就要拍桌子了。

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以前我是一个球员,当我在场上的时候我的肾上腺素会大量地上涌。现在你是一个CEO,你需要做好情绪管理。

说杠杆的难道不想想为什么现在要杠杆呢?还不是因为巴托梅乌让我萨财政陷入危险了

拜仁永远不会出现财务危机拜仁监事会也不允许出现,十几年来一直在盈利安联球场的贷款还完以后也没有一分钱的贷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