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总学委关于学习《反对统一战线中的机会主义》的通知

同志们!我们在报告内和代表大会的决议内故意抛开关于革命前途的响亮话。可是这并不是因为我们现在没有理由象从前那样乐观来估计革命发展的速度,而是因为想叫我们的党不要去倾心于革命空谈或徒然争论前途的估计而忘却布尔塞维克的积极精神。我们坚决反对一切听其自然的立场,我们并不是以旁观者的资格,而是以积极参加人的资格来观察和估计革命发展的过程。我们的党是一个干革命事业的党,我们在每个运动阶段上执行后合于革命利益及适合于当时具体环境的任务,精明估计广大劳动群众的政治程度,这也就最能替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造成必要的主观条件。……

革命无产阶级的代表们,离开此地回国之后,务必传布一种坚固的信念,确信我们员对工人阶级及工人运动的命运,对本国人民的命运,对整个劳动人民的命运,负有责任。

世界是工人造成的;世界是我们工人的世界,而不是社会寄生虫的世界。资本主义世界现在的统治者,不过是暂时的人物。

无产阶级,却是人类世界真正的明天的主人翁。它应当行使自己的历史职权,在每一国,在全世界,取得管理的机关。(季米特洛夫:《共产国际七次大会闭幕词》,见《季末特洛夫文选》一六三–页)

共产国际第七次大会策略立场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现在无产阶级……必须实行革命的积极政策。……革命的积极政策,便是削弱资产阶级阵地的政策,便是破坏其帝国主义的各种设施的政策,破坏其进攻苏联的准备,破坏其向工人阶级的进攻,破坏把资产阶级专政变为法西斯化的企图,同时这一政策,又是巩固无产阶级阵地的政策。资产阶级对内对外的侵略,在法西斯主义和战争上面现在十分紧张的表现出来。在反对各式各样的资产阶级专政的斗争当中,无产阶级必须集中一切力量,以反对最凶恶的死敌–法西斯主义。在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危险的斗争中,无产阶级务须把主要的火力去反对目前战争的挑拨者与罪魁的那些国家。在这些斗争中,无产阶级必须利用资本主义营垒中的一切矛盾–各帝国主义列强在国际舞台上的矛盾,各国内部各派资产阶级互相间的矛盾,但是应当以革命的精神来利用这些矛盾,切不可反为资产阶级所利用,切不可减弱无产阶级自己的阵地。在反对法西斯主义与战争的斗争中,无产阶级应当在那些决不主张无产阶级专政及社会革命的各种社会派别、阶级及民族中,扩大一切可能的同盟者的战线。过去有些劳动阶层,因为受了社会政策的影响,曾经动摇到反动方面去,并保证了若干资本主义国家中法西斯主义取得了胜利,现在由于无产阶级这种重要的政策,及其对于事变进程之积极的参加,毫无疑义的,将会使这斗劳动阶层重新回转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

所有这一切,便要求适当地改变方针。……正因为社会民中党的、改良主义派的政策之破产,员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能实现无产阶级的革命政策,同时对于工人运动命运的责任,现在都放在员的身上。不能只是宣传思想的团体,应当成为在各国国内以及全世界的政治生活中的最重要因素;应该以无产阶级的革命积极政策,消火由于社会政策所引起的无产阶级失败的不良影响;应使无产阶级走出孤立的地位;在群众反对资本进攻、反对法西斯主义与战争的斗争中,应当使群众得到显而易见的实际胜利;应当准备条件,使工人阶级对于资本主义获得最后胜利。对于社会的无希望与无前途的立场,应当针锋相对的提出斗争与胜利的实际前途,以提高工人阶级对于本身力量的自信心,并使工人阶级在觉悟上深信:现在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当权人物,只是暂时的人物,而世界真正的主人翁,则为无产阶级。第七次大会决议的实质,正在于此。(曼努意斯基:《共产国际七次大会的总结》,见《为统一战线而斗争》一三八–四○页)

有些入以为我们集中火力反对法西斯主义,因而就要减弱我们反对整个资产阶级的斗争。这种论据,恰好等于有人说我们反对帝国主义,因而就减弱群众对于一切资本主义制度的愤恨。如果不加紧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斗争,那末,究竟能否顺利进行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呢?不能够的,因为法西斯主义日益成为资本主义总危机时期资本主义的主要政治形式。不是人道的、民主的资本主义,而是野蛮的、反动的资本主义,法西斯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资本主义。如果不用主要的火力去反对法西斯主义,能不能顺利进行反对整个资产阶级的斗争呢?不能的,因为法西斯主义是财政资本最反动的、最抱极端国家主义的与最具有帝国主义件质的分子之公开的和凶恶的专政形式。我们推翻这些分子的政权,也就是击破整个资产阶级的阵地,因为资产阶级与财政资本的最反动的、最抱极端国家主义的与最具有帝国主义性的分子有不可分离的阶级体系。

有些人以为我们提出与社会缔结统一战线,共同进行反法西斯主义斗争的问题,就是修正了列宁对于社会作用的论断–社会是资产阶级主要的社会支柱;同时也就是放弃了斯大林的论述–法西斯与杜会并非互相对立的,而是同胞兄弟。真的这样么?若是德国与奥国的社会,过去不是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支柱,而是与法西斯主义互相对立的,那末,法西斯主义无论在德国或在奥国,都不能取得政权。如果不再为资产阶级的社会支柱,而成为与法西斯主义相对立的,那末,这就是说不会有系统的对法西斯主义让步和投降了,而是与它斗争了,而且当法西斯主义向工人阶级进攻的时候,就不去打击,反而与缔结战斗的同盟以反对法西斯主义了。然而社会所采取的阶级合作的一切政策,为法西斯主义扫清了道路,都证明了下述立论是正确的,就是社会与法西斯主义并不是互相对立的,而是同胞弟兄。社会之与资产阶级同盟的一切政策,促成群众对于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失望,便利于法西斯运动的顺利发展,这又证实列宁的论断是正确的,即社会是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支柱。正因为社会是法西斯主义的同胞弟兄和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支柱,所以它使中欧二人群众遭受失败,并促进法西斯的反动向全世界进攻。正因为对法西斯主义实行有系统的退却的政策,德奥两国的社会,使自己处在被追逐和被侦缉的地位;也因为这一政策,使社会的千百万工人及其团体,现在均被迫而处于非法的地侦。因此,不仅德奥两国的工人阶级,而且资本主义整个世界的工人阶级,都开始与社会同胞弟兄的政策分裂,转而实行与法西斯主义互相对立的政策,正因为如此,工人阶级要求社会不再成为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支柱。全世界上正在发展的统一战线运动就在这种意义上。

员若是不估计到工人阶级中及社会内所发生的种种变动,若是不用统一战线的策略去帮助该党中的优秀部分及其群众走上与法西斯主义互相对立的战斗政策的道路,并使社会不继续为资产阶级所利用而为其社会的支柱,那末,员就不是革命家,而是空洞的学说家。正因为法西斯主义是工人阶级及劳动样众数百年来对资本主义的一个仇恨的焦点,所以我们员现在把法西斯主义作为工人阶级战斗行动的总目标。我们这样去干,不但没有把我们反对别种形式的资产阶级专政的斗争,放在次要的地位,反而由于动员群众反对法西斯主义,会促成资本主义及其资产阶级专政的一切形式的颠覆。

社会说道,共产国际这样去干,无论如何是改变了它以前对于资产阶级民主制的态度,由资产阶级民主制的反对者变成拥护者了。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么?同志们,这是不正确的!我们人,从来不象社会首领一样,未曾绝对地拥护资产阶级民主制,也从来不象无政府主义者一样,未曾绝对地反对资产阶级的民主制。……

社会人说,人既然宁肯要资产阶级民主制而不愿有法西斯主义,因此,人也赞成“小害”的政策了(编者注:这是德国社会反动理论,说一般的资产阶级统治害处总比法西斯主义小些,因此无产阶级可以向它投降)。是的,我们人宁肯有“小害”,而不愿有大害。我们与社会不同的地方,并不在于此。我们所以揭露社会的“小害”政策,因为这是叛卖资产阶级民主制和直接帮助法西斯主义的一种政策。试回忆一下,德国社会在布昌宁政府–准备法西斯主义上台的政府–时期的立场吧。当时这个政府颁布了种种法令,如减少工资,剥夺工人的政治权利,并使维马尔共和国法西斯化。德国社会当时借口“小害”政策,而拥护这种种法令。法国人及社会党人对于法国的布吕宁–杜美格政府所采取的路线,是否也是如此的呢?不是的,他们在法国作了斗争,反对法国颁布这类法令,并且依靠统一战线的斗争推翻了杜美格的政府,使法国资产阶级遭受失败。德国片会与布吕宁结成同盟,反对,但是法国社会党的工人及人却彼此团结一致,以反对杜美格,–其不时之点,就在于此。(曼努意斯基:《共产国际七次大会的总结》,见《为统一战线而斗争》一四五–五一页)

的统一、革命团结性和战斗决心,不但是我们人最宝贵的资本,而且是整个工人阶级最宝贵的资本。我们是决心与社会及其组织共同进行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斗争的;同时,我们毫不调和地反对社会民主主义,因为社会民主主义是与资产阶级妥协的思想和实际,因此我们也就要反对这种社会民主主义之侵入我们本身队伍里来的任何表现,我们过去就是这样做的,而且将来还要这样做。……

我们应进行最坚决的斗争来铲除和消灭自满自足的关门主义的毒,同时我们应当尽量加紧防备和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反对它的一切具体表现。因为我们知道,在统一战线广泛发展的过程中,右倾机会主义会跟着增长起来的。而且现在就已经有这样一种倾向,就是降低在统一战线队伍中的作用以及与社会的思想表示调和。切不要忘记:统一战线策略乃是用具体例子来说服社会工人,使他们相信政策是正确的与改良派政策是不正确的一种方法,而并不是与社会的思想和实际之调和。为要使建立统一战线的斗争得到成效,就一定要在我们的队伍里经常反对降低作用的倾向,反对合法主义的幻想,反对那些以为法西斯主义会自动消灭和统一战线会自行实现的自发论和自流论,反对决定胜负时的任何动摇。(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次大会报告》,见《季米特洛夫文选》九–九五页)

应当极坚决努力地消灭关门主义底一切残余,因为关门主义,在现在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障碍,它妨碍实行自己的真正群众的布尔塞维克的政策,同时应当加强自己的警觉性,来对付右倾机会主义的危险,并进行坚决的斗争来反对这种机会主义底一切具体表现。要知道,在广泛地应用统一战线策略时,右倾危险将会增长起来。为建立工人阶级底统一战线和统一行动而进行的斗争,要求具体说服社会工人,使他们相信政策底正确和改良派政策底不正确,要求每个必须进行不调和的斗争,去反对抹煞与改良主义中间原则上差别的一切倾向,反对削弱对于社会民中上义的批评,反对不指出社会民主主义是与资产阶级从事阶级合作的思想和实际,反对以为社会主义可以用和平的合法的方法来实现,反对在消灭法西斯主义事业方丽以及在实行统一战线方面的自流理论和自发思想,反对降低党底作用,反对在决定胜负行动时的丝毫动摇。议案第六节

第一,需要坚决的反对投降主义者,一直到完全揭破他们,孤立他们,以至于粉碎他们为止。投降主义者不仅是和资产阶级妥协的妥协者,而且是和最反动部分的资产阶级妥协的妥协者,是和法西斯,占义妥协的妥协者。投降主义者是工人成功中的法西斯走狗,他们为欺骗群众起见,戴上“和平主义”的假面具。社会底反动首领,在一九三三年把德国民众引到法,西斯专政屠刀下,而欺骗着群众,说他们是把群众从国内战争中挽救出来。……(曼努意斯基:《国际形势与反法西斯运动》,一九三九年在联共十八次大会报告,《新华日报》馆本三○页)

在几个中,在实现工人统一战线和反法西斯人民战线策略时,发现了一些右倾机会主义性质的倾向,这种倾向是表现于抹煞反对投降主义分子的斗争,表现于把所谓民主国家底作用理想化,而掩盖这些国家底帝国主义性质。这种倾向之发现–尽管它还是在萌芽状态中,–就是说明有加紧反机会主义斗争之必要。(同上书,四九页)

如果以为对反动领袖采用忠告、规劝、祈祷的方法,就能达到无产阶级行动的统一,这是孩稚气的想法。如果一切主张国际无产阶级统一的人不进行百折不回的斗争以反对公开的和隐藏的统一的仇敌,那就不能达到这种统一。

有时候社会党员底队伍中发现这样的声音,说员对第二国际和阿姆斯特凡国际领袖们底行为进行公开和直接的批评,就使统一战线之建立发生困难。然而如果不坚决批评那些用尽一切方法来妨碍建立统一战线的人,试问是否能够达到统一战线的建立呢?如果我们对于整个工人阶级极重要的这种问题,不公开说出全部真理,那末我们成了什么工人运动的行动家呢?

并不是那种不说或掩饰工人运动队伍中反动领袖底有害行动的人会帮助工人阶级底统一事业。谁借口于似乎为着无产阶级统一战线底利益而不去反对无产阶级统一战线的仇敌,不去批评那种使工人运动屈服于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谁就是对于工人阶级很坏的效劳者。

谁认为既然有了人民阵线,我们就没有必要去进行斗争反对仇视工人阶级的理论和观点以保护工人运动底原则基础和根本利益,谁就是一个不好的为工人阶级统一和为反法西斯反战的人民阵线而斗争的战士。统一战线的事业并不会由于上述那种斗争而遭损害,它只能因此得到益处。而且这一种斗争,乃是真正开展和巩固反法西斯反战争(指侵略战争或帝国主义战争–编者)的人民统一战线底必要条件。

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员澈底地和坚持地为建立人民统一战线而斗争时,他们所进行的,并不是无原则的联合政策,而是有原则的政策。

当我们坚决地为保护民主权利与自由而反对反动势力与法西斯主义时,我们是以马克思主义者,以澈底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底资格来进行的,而不是以资产阶级民主派或改良派的资格来进行的。当我们起来保护本国人民底民族利益、保护民族底独立与自由时,我们并不变成国家主义者,并不变成资产阶级爱国主义者,而我们是以无产队级革命者、以本国民族的忠实子孙底资格来进行的。当我们起来保护宗教自由而反对法西斯压迫教徒时,我们并不放弃自己马克思主义的、解除了任何宗教迷信的人生观。

当员实行反法西斯反战的人民阵线底政策,去与劳动者其他的政党和组织共同行动以反对共同的仇敌,为劳动者的切身利益与民主权利、为和平与自由进行斗争时,员并不忘记用革命手段去推翻业已过时的资本主义和实现使工人阶级以及全人类得到解放的社会主义,是历史的必需的事情。

把实行人民阵线政策去与宣传马克思主义,提高工人运动干部的理论水平,与精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底伟大学说–精习这种行动指南,把上述各项彼此正确配合起来,这件事情是我们需要学好的,而且要日常的把这件事情教导我们的干部和群众。“由于看到个别树木就后不见森林”,这是不可容许的。使实际与理论脱离,使目前迫切任务底执行与工人阶级将来的前途及斗争的目的彼此分开,这是不可容许的。不应忘记:人民阵线运动愈开展,运动底策略问题愈复杂,则对于局势以及对于斗争力量对比关系之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愈加必要,愈加要握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理论的可靠指南针。(季米特洛夫:《国阿无产阶级底统一乃是目前时局底最高使命》,见《季米特洛夫文选》二○五–二○七页)

统一战线的实质,并不在于两党(及社会)缔结某种形式的协定,在该协定有效期内,为划分工人运动的“势力范围”起见,两党暂行停止彼此相互问的斗争:这是你的势力范围,那是我的势力范围,谁也不妨碍谁,以便彼此相安过着邻友的生活,谁也不生气,谁也不得罪谁。只有小资产阶级看重其安逸太平生活的人,才能这样提出问题,为人人阶级谋利益的人,决不如此。协定及公约,都是辅助的事情,而统一战线的基本事情,是要各种政治倾向的工人共同发动以反对资本–共同的敌人,而这种发动的前提,是要社会的工人转到阶级斗争的立场上来。如果没有这种基础,没有阶级斗争,就不能有统一战线。因为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工人的一大批群众尚组织在社会及改良派工会之内,又因为这些群众尚为他们党的纪律和工会的纪律所约束,所以必须与这些团体缔结协定,以便应用统一战线去发动群众斗争,以反对资本的进攻,反对法西斯主义与战争。(曼努意斯基:《共产国际七次大会的总结》,见《为统一战线而斗争》一六–六二页)

现时,外国工人阶级,特别是在那些直接遭受侵略威胁的国家里的工人阶级,对于本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以及本国国防事业,应有正确的态度,这正是一个极关就要的策略问题。无产阶级及全体劳动群众,应当注意这些问题,因为本国政府,对于危害和平的法西斯侵略者究竟采取什么外交政策,它的这一外交政策究竟是有利或妨碍集体安全制,本国政府究竟是袒护法西斯侵略者的走狗,抑是采取有效的取缔他们的办法以及本国政府究竟如何保障人民不至遭受战争的洁劫等;所有这一切,对于无产阶级和全体劳动群众,绝对不是无关痛痒的。

不关心国防问题,让资产阶级政府任意操纵这些问题,是于和平事业丝毫无补的立场。当权的资产阶级上皇分子,一向都是把国防问题当作他们独占的事业,当作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事情,显然不是偶然的。必须永远消灭资产阶级这样独占国防问题的现象。

对于这些问题,无产阶级必须要有自己的独立政策。无产阶级政党,当然无论如何都不应堕入资产阶级的立场,可是同时,它却应当以自己的政纲与要求,积极干预本国政府之外交政策与国防事业。

工人阶级乃是最积极反对法西斯侵略而保护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的忠勇战士,它应当将本国国防问题,与扩大工农民主权利的要求,.与拥护工农切身利益的要求,最紧密地联系起来;因为,只有实行政治制度民主化,只有实行军队民主化,驱逐法西斯蒂及其他一切反动的军官,只有满足工农群众最迫切的要求,然后方能加强民众反对法西斯蒂侵略和保卫国家的能力。工人阶级的代表,应当赞助那些足以阻挠本国资产阶级政府投降法西斯侵略者的行为;足以防止资产阶级政府叛卖本国人民独立自由利益的具体步骤。……

时至今日,工人阶级已经应当积极而独立参加解决战争或和平这样迫切的问题了。我们人之所以与改良主义者不同,工人运动革命领袖之所以与反动领袖异趣,绝对不是因为改良主义者及反动领袖注意这些迫切问题,而我们革命者,却不注意这些问题;而是因为改良主义者对于这些问题,也如对其他一切问题一样,总是完全拥护资本家的利益,而我们人则拥护行动群众的利益,拥护人民的利益。

这是一个灵活的布尔塞维克的策略,采取这个策略,也就是具体运用共产国际第七次世界大会一般策略的方针;在目前的国际环境中,在法西斯侵略国具体存在的时候,这样灵活的策略,是异常必要的。(季米特洛夫:《为和平而奋斗的统一战线》,见《季米特洛夫文选》一八○–八二页)

共产国际从同样具体的立场出发以对付各国的作用,关于保护弱小民族及弱国(这些国家的独立性大受法西斯侵略之威胁)的问题,共产国际就通过了非常重要的决议。若是借口说弱小民族及帝国主义强盗的大国都是资本主义国家,而将它们混为一谈,那是不正确的。因此,共产国际第七次大会曾宣布受帝国主义大国侵略的弱小民族及弱国,有“保护民族独立的权利”。大会以全力指明,这类国家中的民族资产阶级的反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具有民族解放的性质,而在这种场合,人的责任,便在于积极参加争取民族独立的武装斗争,与站在这种斗争的前线,而且要用一切方法促成帝国主义敌人的失败。可是在这里,人,第一,应当使民族独立的战争成为真正的人民战争,如象中国苏维埃那样;应当武装全国人民,以便用雅各宾手段,用革命的办法来进行战争。

第二,为吸收全体劳动人民对帝国主义敌人进行最广泛的与最有成效的革命自卫起见,人应该以全力进行斗争,扩大民众的自由和民主权利,巩固工人、农民及全体劳动人民的经济地位以及争取少数民族真正与完全的平等。如果不完成这种条件,则人民战争的胜利是不可能的。

第三,人应该号召全体人民敏锐地警惕本国资产阶级,并组织劳动群众反对出卖祖国及人民的卖国贼,人所以应该揭穿民族资产阶级,并不是因为它进行战争,而是因为它进行战争不甚坚决又不甚努力,而且采用不适当的方法,采用资本主义的方法,且害怕民众而与帝国主义敌人实行妥协。(曼努意斯基:《共产国际七次大会的总结》,见《为统一战线而斗争》一五五–五六页)

第六〔七〕次全世界代表大会底提纲内着重说明:参加和赞助民族解放战争,意思就是说,无产阶级赞助民族解放战争,并“和资产阶级暂时合作”。可是无论如何,我们不可因为实行这种暂时合作,就放弃阶级斗争,即是说,无论如何,不能把这种合作当作改良主义的合作。况且我们知道,资产阶级虽然在某个时候不得不用武力去保护民族独立和自由,可是一看见战争有变为人民战争的危险,看见工农群众象怒潮一般起来要求满足他们的阶级要求,它就总是想滚到敌人营垒中去。

因此,当我们拥护一切受帝国主义所侵略的弱小国家底民族自由,拥护一切为民族独立而奋斗的小国人民底进步的爱国天良时,我们是绝对不拥护资产阶级底反动政策的。我们拥护弱小民族独立的政策,只能如此。欧洲有些小国,象荷兰比利时这一类国家,它们的民族独立显然受到德国法西斯蒂侵略的武装干涉的战争底威胁。但同时,这些国家底资产阶级又压迫广大的殖民地。毫无疑义的,在这些国家内,我们拥护民族自由的政策和解放殖民地被压迫被剥削人民的实际斗争,是始终不能分开的。“自己要想做自由的民族,决不能奴役其他的民族”。我们根据马克思底这个指示,奋不顾身地为力谋在全世界澈底实行民族自决原则而斗争,以此证明,只有工人阶级才是积极反对法西斯混世魔王的一个进步势力。(爱尔科里:在共产国际七次大会报告的结论,见《反对战争拥护和平》一一四–八页)

在创立反对法西斯侵略和掠夺的强有力的统一战线中,具有决定作用的,是国际无产阶级。整个历史发展的过程,使得工人阶级成为这个战线的发起人、组织人、领导人。

工人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是现代社会的最伟大的力量。它的先进部队在地球六分之一的土地上,战胜了沙皇制度与资本主义的黑暗势力,并建设了新的社会主义的社会。国际工人阶级热烈的关心着:最后粉碎金世界上资本主义剥削与奴役的链子。它是法西斯主义与一切反动势力的不共戴天的敌人,是反对一切压迫、反对奴役他民族、反对一切侵略战争的最坚决而最澈底的战士。

工人阶级是代表它自己的民族的台柱。由于它在国家生产事业中所起的决定作用,由于它的数量、集中化与组织性,它是国家的自由与独立最可靠的堡垒。

工人阶级是现代社会唯一的阶级,武装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最先进的科学,武装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伟大学说–这个学说照耀着反对战争与法西斯力量、反对法西斯野蛮与资本主义奴役的斗争之路。

这一切都使得工人阶级负起历史的责任来。为了使得它能实现全世界一切反法西斯力量,统一战线的发起人、组织人与领导人的作用,它需要认识它自己的力量,并善于利用这伟大的力量来团结劳动群众。伟大的列宁的指示具有特殊的意义,他说工人阶级首先要相信自己本身的力量,粉碎那些以为没有资产阶级的领导,没有资产阶级来决定人民的命运,人民就不能过下去的可恶成见。工人阶级需要深切地觉悟到:必需坚决倡导人民反对法西斯主义的运动。

捷克的出卖和慕尼黑的阴谋,再一次地确切地指示出:工人阶级不能放任帝国主义当局与金融巨头,在资产阶级政府的对外政策和国防问题上,无监督地一意孤行。事实向工人阶级有力地指出:耍负起决定这些问题的任务来。关于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应该由人民群众、首先是工人阶级来决定。在资本主义国家中,把人民群众仅仅看作是统治阶级了中的工具,在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利益的名义之下,把人民投入战争的深渊。而他们又想随着资产阶级国家头脑为所欲为地来支配人民,但是工人阶级热烈关心着,不把自己的命运、白已国家的命运,交给统治阶级的手里去决定。现在广大的无产阶级与人民群众已经了解到:在现代资本主义的社会中除了工人阶级外,没有另一种力量能够负担起反对外国法西斯主义侵略的领导作用,和能够负起忠实的、坚定的、坚持到底的作用。

以帝国主义派的上层分子为首的统治阶级,过去和现在都是以他们贪欲无厌的阶级利益为出发点。在历史上有无数例子,证明这些阶级为保全自已的统治地位和财产特权,而将自己的人民、自已的国家出卖给外国的奴役者。慕尼黑的谈判,就是这一方面的一个新而显著的例子。

工人阶级在反对法西斯侵略的斗争中,除了人民的利益外,没有并且也不能有其他的利益。这是从资产阶级国家内工人阶级本身的地位中所产生出来的。法西斯强盗对于国家、对于人民的任何打击,首先就是对于劳动群众、对于工人阶级的打击。捷克的例子就有力地证明出这一点。捷克资产阶级的投降分子,在把自已国家出卖给德国法西斯强盗,是起了不少的作用,他们迅速地就与自己国家最凶恶的敌人一鼻孔出气。法西斯的打击,是以全力来打击人民、劳动群众和工人阶级。

从这里,我们就要随时得到教训。而员要毫不厌倦地向群众、首先是向工人阶级,解释他们在反对法西斯侵略保卫自己国家的事业中的作用和责任。(季米特洛夫:《国际无产阶级和人民反对法西斯的统一战线》,一九三八年,见《季米特洛夫文选》二六二–二六五页)

在一切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电,因为国际环境和国内情况底变更,反帝统一战线问题,具有非常承大的意义。

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中,在建立广大的反帝斗争统一战线的时候,必须首先注意到该国群众反帝斗争所处的特殊条件,民族解放运动发展底程度,无产阶级在这种运动中的作用以及在广大群众中的影响。……

在中国,因为人民革命运动的发展,在很大一部分领土上,已经建立了苏维埃区域,组织了强有力的红军;同时,因为日本帝国主义施行强盗的进攻以及实行的卖国,中国伟大民族底生存,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只有中国苏维埃才能是反对帝国主义奴役瓜分中国的斗争中的统一中心,只有中国苏维埃,才能统一和团结一切反帝势力,来进行中国人民底民族解放斗争。

因此,我们的英勇的兄弟的中国已经提议建立极广大的反帝统一战线,与中国领土内一切真正愿意救国教民的团体及个人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及其中国的走狗。

我们完全赞同中国底这种提议,我敢代表本大会全体代表底意见,来以全世界的革命无产阶级底名义,向中国一切苏维埃,向中国革命人民,致热烈的兄弟的敬礼。(掌声雷动,全场起立)我们向在千百次战斗中锻炼过的中国的英勇红军,致热烈的兄弟的敬礼。(掌声雷动)同时我们很诚恳地向中国人民说:我们坚决拥护你们的英勇的民族解放的斗争,决意帮助你们打倒一切帝国主义强盗及其中国走狗的压迫,帮助你们谋得完全的解放。(掌声雷动,全场起立,高声欢呼,继续好几分钟,各国代表一致高呼欢迎口号)(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七次大会报告》,见《季米特洛夫之选》七三–七四页)

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军,员底最重要的任务,在于建立反帝人民战线。为了这件事情,必须吸收极广大的群众参加民族解放运动,反对日益厉害的帝国主义的剥削,反对残酷压迫,为驱逐帝国主义者,为争取国家底独立而斗争;必须积极参加民族改良派所领导的群众反帝运动;必须努力在具体的反帝纲领上去与民族革命的组织和民族改良的组织实行共同的发动。

在中国必须把扩大苏维埃运动和巩固红军的战斗力,与在全中国开展人民反帝运动连结起来。这个运动应当在下列的口号之行进行:武装人民进行民族革命斗争;反对帝国主义强盗,首先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苏维埃应当成为介中国人民底解放斗争的团结的中心。

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为了自己解放斗争底利益起见,应当尽量拥护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民族反对帝国主义强盗的解放斗争。(共产国际七次大会根据季米特洛夫报告所通过的决议第五节)

中国苏维埃运动,直到现在还在主要的工业中心以外的区域发展,因而在中国革命发展的现阶段上,苏维埃运动负有较重大的任务。中国竭力使苏维埃运动成为统一中国的政治中心,与领导全国人民的反帝国主义斗争,并在反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斗争中,愿与决心捍卫祖国反抗外来侵略的各派军队成立真正的合作。为建立这种广大的反帝战线起见,中国向各政党各派军队提议在下述条件之下缔结共同的作战协定以反对侵略的帝国主义者:停止进攻红军和苏区,实现政治上的自由,武装人民,组织全国人民反帝国主义奴役者的战争。

中国对于人民反帝战线提出这样的政纲,并不是玩弄手腕。若是把保护本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强盗的事情来玩弄手腕,那简直是犯罪。可以同敌人玩弄手腕,但绝不可以对人民玩弄手腕,因为人正是奋不顾身地保护人民的民族自由和生命的。在世界各国,人,亦只有人才有权利代表人民说话,因为只有他们才是人民的真正朋友,因为只有他们用自己的命运及生命来做人民事业的代价,如果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那末,以中国党员来说,即是最受世界帝国主义压迫的一种人民的子弟来说,那就更正确的了。中国的光荣事业及其民族解放的纲领,证明它深刻地了解中国苏维埃对于为民族自由而斗争的本国人民担负着伟大的政治责任,也证明中国在全世界工人面前对于中国革命的命运担负着责任。只有把本国人民的利益与全世界劳动者的利益给以布尔塞维克的联系,只有这样勇敢地运用反帝国主义的人民战线,只有象中国这样参加作战的领导,才能把中国革命的事业推向前进,才能把中国人民从帝国主义压迫之下解放出来,才能求得中国的完整与统一……(曼努意斯基:《共产国际七次大会的总结》,见《为统一战线而斗争》一八八–九○页)

虽然有这样困难的环境和巨大牺牲,而中国之所以能发展成为强大的政治力量,这是由于中国与中国人民有根深蒂固的联系,不屈不挠地拥护中国人民的利益,由于它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理论武装起来了,维护党的统一有如生命,不害怕以布尔塞维克的态度来揭发自己的错误,在错误中学习并适时地改正这些错误,不允许在自己的队伍中混入着异已分子,把各种各色的投降者和阶级敌人的内奸驱逐出党。

但是,正由于中国是一个真正的布尔塞维克党,因此它很明白了解,不管它现在已经达到了多么伟大的成绩,可是还只是走向中国人民解放的第一个严重的步骤。因此,它现在正用一切力量来解决现在阶段上自己的最严重的历史任务,就是要使成为建立反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先锋,联合现在很分散的中国人民的力量使中国不遭受分割和完全被奴役的命运。

中国尽力于停止内战及与和一切政治派别一切武装力量合作来组织抵抗日本侵略的事业,正得到全世界中国人民之友的赞许,同情和拥护。中国主张建立统一的中华民主共和国作为目前条件下团结中国人民的一切力量反对其最凶恶的敌人–日本法西斯军阀的最好方法,这就证明中国善于估计实际环境和确切提出适合于中国解放斗争现阶段的任务。

中国为了建立民族统一战线的便利,在苏维埃区域政策上实行一些必要的改变,同时继续巩固苏维埃,因为苏维埃现时是国内唯一的民主政权机关和中国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斗争的最可靠的支柱,这就证明中国于自己所进行的方针–团结中国人民一切力量的方针之坚定性与澈底性。……

党要依靠着民众的意志来有系统地为着与建立民族统一战线而奋斗。这不是一个轻易的任务,因为许多的领袖和它的军事的政治的行动家一味仇恨人,以致陷于日本的圈套,不去与和红军一起反对日本强盗,反而将武装力量消耗于犯罪的“剿共”战争和军阀内战,要动员全国的舆论,使一切真正的爱国者都拒绝这种亡国的政策。

中国要更巩固与工人、农民、一切劳动者和拥护民众利益的知识分子的联系,坚决出来拥护他们起码的权利和迫切的利益。在“驱逐日寇出中国”的口号之下来动员他们进行斗争。

党要继续不倦的巩固红军,提高它的战斗力,因为红军愈加强大,就能更快的创立全国联军(抗日联军),就使中国人民更顺利的抵抗有新式武装的日本军阀的进攻。

中国在这一道路上还会遇到内部的困难。它要克服关门主义分子的抵抗,这些分子不懂得现时条件之下解放中国人民的唯一道路,就是建立反日民族统一战线。它同样要反对机会主义投降派;这些分子预备牺牲党与红军政治上与组织上的独立性,并把它们与其他的组织和其他的军队混合。中国将光荣地、忠实地执行一切反日协定的义务,可是它不愿意盲目地相信同盟军和不愿走上投降的道路。

特别在现在环境之下,敌人在加倍努力侵入到内来进行破坏党并妨害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时候,中国布尔塞维克完全懂得克服这些困难的基本条件是巩固自己的党,巩固党的统一和铁的纪律。(季米特洛夫:《中国十五周年纪念》,一九三六年,见《季米特洛夫文选》一九○–九三页)

共产国际第二个支部,在白己国家和自己人民生活中起着巨大作用的支部,就是中国。它现在有××万×千个党员,它不仅和工人们,而且和广大农民群众联系着,它在知识界中,特别是在学生中,也有巨大的影响。

中国是中国人民的武装部分。这个党是在多年的国内战争和民族解放战争火焰中受过锻炼的;它在过去积聚了苏维埃运动和苏维埃政权建设的经验;它有丰富的组织广大游击运动的经验,而这种经验对于中国现今的民族战争是非常宝贵的。

它拥有实行瓦解敌人力量的高度技能,善于深入敌人后方,和在敌军内部进行广大政治工作。中国现时开展得最快的,是在游击运动所包括的区域里,在日军后方。

它在巩因和发展民族统一战线–这是保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强盗的基本条件–的事业上,作出意志坚强和行动机敏的模范。中国的强处,就是它那造就和提拔新干部的工作。中国底优秀人物–和朱德,是政治领导者和天才将领品质俱优的人物。(鼓拳)(曼努意斯基:《国际形势与反法西斯运动》四–四二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