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都灵冬奥的三冠王不世出的天才吊打同时代的全部对手

王濛。第一位突破43秒大关的女子短道速滑运动员,500米运动生涯几乎无悬念横扫;第一位蝉联奥运冠军的女子短道速滑运动员,温哥华冬奥会三金王,500米在一届奥运会上轻松三破纪录,短道速滑项目奥运个人荣誉历史第二,世锦赛个人荣誉历史第一。

这个问题可以有很多回答,但是如果说加上一个修饰语,“中国冬奥选手”,那么这个荣誉恐怕会没有太多悬念地落在王濛身上。作为冬奥会的王牌项目,中国短道速滑队一共在冬奥会上夺得9枚金牌,其中王濛一人独揽四金。

王濛出道于2002年,在当年年初的韩国世青赛上,王濛一人夺得1金(500米,这也是中国队在世青赛上的第一金)3银(1500米,接力和全能),由此打破了韩国队在女子项目上的垄断地位,这一纪录直至14年之后,才被参加世青赛的曲春雨打破(500和1000冠军,1500铜牌,全能冠军)。同年王濛就进入成年队,代表中国队参赛。

由于当时中国女队有四朵金花,王濛的横空出世似乎并不够耀眼。事实上在都灵周期(02-06年年初),王濛的表现已经相当出色。2003年十冬会,进入国家队仅仅一年的王濛就战胜了三个有实力杀入奥运会A组决赛的选手大杨扬,王春露和付天余,夺得全国冠军。在国际比赛中,她在短距离项目上的出色天赋迅速展露(03-04-06三届世锦赛500米冠军,唯一没能蝉联的05年北京世锦赛,王濛夺得银牌,她和夺得铜牌的付天余打战术配合大杨扬,夺得金牌)。都灵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在双人滑(冲击四周跳的张丹/张昊和带伤上阵的申雪/赵宏博)和女子500米速度滑冰(王曼丽和王北星)两个项目冲金失利,年轻的王濛顶着巨大的压力,在女子500米成功地战胜了保加利亚名将拉达诺娃,为中国队夺得首金。

但都灵给王濛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她的金牌,而是韩国短道速滑的强大。韩国队在改进长距离滑行技术之后,一举将中国队甩在了身后,我们已经失去了在长野和盐湖城时代与韩国队一较高下的实力;而且韩国女队接连涌现出了高基玄、陈善友和崔恩景,在长距离项目获得了垄断性的优势。06年都灵冬奥会上,韩国男女队夺得了八个项目的六枚金牌,成就了安贤洙和陈善友两位三金王。相比之下,1500米决赛王濛只能孤军奋战,尽管王濛发挥不错夺得铜牌,但是她面对集团型作战的韩国选手,特别是卞千思不惜以犯规干扰她的策略,只能一声叹息;1000米比赛中,她和大杨扬已经成功地打出了配合,但是依然被实力顶级的陈善友以8秒7的单圈速度强行超车。尽管赛后王濛承认,“这是男孩儿才能划出来的成绩”,但是她不服输地说,回去要好好练,四年后温哥华再见。

06-10年是王濛整个职业生涯的顶点。最能体现她能力的是女子500米,在这四年的比赛中王濛除了在2009年保加利亚站因为起跑摔倒之外,只要她能正常跑出去,就是冠军。王濛的500米优势,几乎可以覆盖到滑行全程的每一个技术环节,强势的起跑就可以甩开别人一截儿,第一个弯道就已经确立了足够大的领先优势;甚至在途中,王濛的绝对速度也让他的男陪练们都头疼不以,“他们不敢超我,超过我了后面我还能超回来,我敢说三分之一的男孩儿都滑不过我”。她曾经说,短道速滑判罚很多,特别是五百米,加拿大选手很强。奥运会在她们国家举行,所以我不能给裁判任何判罚的机会。“500米,我让她想推我都推不着,让她连我影子都看不见。有我在,别的人就只能争第二”,这种霸气在冬奥会五百米比赛中充分地展现出来。奥运会前09-10赛季的世界杯分站赛,中韩加美一共四站,王濛全部加冕500米冠军。奥运会比赛,选手最后夺冠要滑四枪,王濛四次都没有做冲刺动作。在终点前出了最后一个弯道她就已经提高重心,准备降速了,但她依然三次打破奥运会纪录(预赛43秒926,四分之一决赛43秒284,半决赛42秒985)。对于短距离项目起跑至关重要,决赛两次出发又被召回,这对于王濛无疑是一个精力和体力的双重消耗;即便如此,第三次出发她依然冲在第一,滑行一圈结束就已经领先对手多达四分之一圈,全程背手滑,甚至还可以调整护目镜、以余光观察对手,最后提前抬高重心,以43秒048夺冠。当时加拿大选手圣格莱斯战胜了意大利名将方塔娜和同胞杰西卡·格雷格,斩获银牌,在全场观众的欢呼声中挥动国旗,一脸不可思议,而王濛的冠军看上去如此轻松又如此无可置疑。这也印证了美国名将阿波罗赛前的预测,“如果有一个项目不用比赛就可以预测结果,那就是女子500米,金牌一定会是王濛的”。当时的CCTV-5解说于嘉说,短道速滑500米这个项目偶然性极大,难的不是一两次夺冠,而是始终站在世界之巅,“但是王濛向我们证明,她是这个项目当之无愧的世界之王,天下无双”。

在500米比赛后王濛感冒了。由于竞速选手服用药物治疗需要极为复杂的报备程序,王濛只能硬顶。在1500米半决赛中,王濛因为一次身体接触被判犯规出局,周洋决赛只能以一打七,所幸周洋在那场比赛中“划疯了”,在美国选手Katherine Reutter严重干扰的情况下依然不受影响,一举突破三名韩国选手的包夹,夺得冠军,一举打破韩国队对于这个项目的垄断。

在四枚金牌中,中国队最看重的是女子3000米接力比赛。王濛在奥运会前就说,我们平常练习3000米最多,而且都是留在最后去练的,就是说,不管体能消耗多大,都要拿出全部的精神去滑。在训练中,中国队就曾经多次打破世界纪录。然而,由于中国队只能派出年轻的张会代替赛前意外受伤刘秋宏,这枚金牌其实并不稳当。这是本届比赛中韩对抗最精彩激烈的一个回合。中国队将速度最快的王濛安排在第一棒,双方在交接中交替领先三次,王濛和周洋的每一次接棒都能成功地为中国队夺回领先优势。尽管最后中国队第二个冲过终点,但是现场执法的裁判组认定,倒数第五圈孙琳琳被韩国选手金敏晶的抡臂干扰,中国队因此掀翻了韩国队对女子3000米项目长达16年的统治,夺得冠军。后来沙桐在央视采访中提到,其实韩国选手被判犯规后很伤心,王濛以特有的东北式幽默回答,“金牌本身就是我们的……她们(韩国队)害觉得我们抢走了她们的金牌,我们害觉得我们冲刺时应该很漂亮很潇洒的第一个冲过终点,结果你给我们整成那么远,还让我们等那么长时间……就算韩国人正常得把孙琳琳超越了,到最后我和周洋超她们,害不是手拿把儿掐的”?

在奥运会最后一天的比赛中,重感冒的王濛已经到了说不出话的程度,她参加的还是最难比的1000米。按照当时的女子项目的水准,1000米是中距离,偏长距离和短距离的选手都会来角逐,而且连续比几枪,除去交冰之外几乎没有太多调整的时间。王濛在第四道出发,在出发之后就抢到了第一位,曾经有一段她的局面非常危险,周洋和朴胜羲在内道想要加速过掉王濛,王濛在受到干扰之后加了一刀滑到了前面,此后依靠线路把控和节奏变化紧紧压住了手非常脏、小动作不断的韩国选手朴胜羲和滑行风格非常强悍有冲击力的美国名将Katherine Reutter(冰迷们开玩笑叫“鲁推推”),成功地夺得冠军。在最后一圈半她已经放弃了习惯的背手滑,在比赛后她累得趴在地上,实在没有太多力气庆祝了。

至此,温哥华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中,王濛不仅在自己最具统治力的500米比赛中强势夺金,成为打开43秒大关的女选手,而且成为第三位冬奥短道速滑的三金王;在她的带领下,中国女队实现了一届奥运会包揽四枚金牌的壮举,堪称前无古人(即使最巅峰的韩国队也未能做到,她们的最高纪录是06年都灵冬奥会的3枚),而且也极有可能后无来者(随着俄罗斯、匈牙利、英国和荷兰等国的崛起,18年冬奥会短道速滑金牌和奖牌都已经高度分散,而且这一趋势极可能会继续下去)。

王濛四年前的豪言兑现了,06年风头无两的韩国女队在温哥华只得到了1银2铜。其实,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早在08年,王濛就已经带领着中国女队在韩国队的主场江陵,以三个奥运个人项目全部夺金的优异表现,总积分过百(107分,第2名的周洋和第三名韩国选手加起来113分),无可争议地加冕全能王。甚至可以说,王濛在温哥华的表现并不出彩,因为感冒而打了折扣。但她依然征服了现场的冰迷和电视机前正在过年看比赛的中国观众,征服了NBC体育的解说和直播人员(镜头全程找王濛给特写,解说全程无死角地夸奖),甚至她的对手(韩国SBS解说也承认,王濛和周洋宛如韩国短道速滑队的噩梦,和这样的选手生在一个时代真的是悲剧)。

2012-2013赛季的国际滑联世界杯,被禁赛了14个月的王濛再次穿上了国家队队服。这一年王濛29岁,她已不再年轻。在这个团队里,她要面对过去的辉煌荣誉悬起的标杆,无数媒体炒作给她泼的脏水,要面对比她小很多的队员给她冲击,还要面对自己后程滑行越来越僵硬、恢复起来也越来越慢的身体。然而,王濛知道除了自己的汗水和付出,别的一切都没有必要回应。很快,她的出色表现就让所有质疑者都闭上了嘴。2012-13赛季六站比赛,王濛500米实现包揽,特别是在13年2月的德国德累斯顿站半决赛,她还以42秒597的成绩刷新了尘封五年的世界纪录(王濛在29岁的“高龄”,打破了自己24岁巅峰期在北京首体滑出的42秒609)。2013年3月匈牙利Debrecen世锦赛,她又在500-1000-接力-全能四个项目折桂,为中国队贡献了五金中的四枚金牌(另外还有男队梁文豪的男子500米冠军)。当时见证了王濛这些年起起伏伏的解说于嘉评论道,王濛就像一个在水下呆了好久的人,突然露出水面换了一口气,这口气换的时间太长了。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索契周期奥运会前的最后一项世界级大赛。

就当所有人都期待王濛在索契再次封神的时候,2014年1月16日,离索契冬奥会开幕只有22天,她在训练中与陪练相撞摔出赛道,导致右脚脚踝骨折,遗憾地错过了索契冬奥会。否则,她不仅极有可能与偶像安贤洙同场比赛,而且很可能实现和安贤洙一样的伟业,两轮三冠王,甚至还有可能再次带领中国队实现四枚金牌的大包揽——要知道,奥运会前四站世界杯比赛,除了在北京站出发摔倒之外,500米以破43秒的成绩保持不败;队内测试赛1000米打破了世界纪录(这个记录是一时风头无两的天才少女沈石溪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的高原快冰场创造的,相比之下北京首体冰场的速度并不算快);接力比赛中国队本可以有世锦赛全能冠军压阵,就不用搞那么复杂的战术(本来李琰想破脑袋想出了一个调整棒次的计划,最后刘秋宏还数错了棒次,导致计划,让中国队在连取两金之后丢掉了这枚宝贵的接力金牌,整个比赛形势急转直下)。然而,所有这些都随着这次骨折戛然而止,成了泡影。

这一次,本该出现在奥运会赛场上的她,成了腾讯体育的解说,她把脚架着看完了比赛。老实讲,中国队在索契交上的答卷并不差,特别是男队所有项目都杀入Final A并且获得2银2铜,但是女队已经显露出颓势——500米半决赛折损了最有希望夺冠的刘秋宏和范可欣,幸运的是李坚柔把握住了索契的冰面提供的宝贵机会;女子1500米真的是全靠周洋神一般的恢复和丰富的比赛经验力压天才少女沈石溪,成功蝉联冠军,而此前13-14赛季ISU世界杯四站比赛周洋只夺得过一枚铜牌,金银牌都被韩国队包揽;接力决赛被判犯规;1000米决赛,范可欣自我救赎夺得一枚宝贵的银牌。这也为四年之后中国队在韩国平昌的糟糕表现埋下了伏笔。可能看了奥运会的观众会说,大靖以破纪录的成绩夺冠了,中国队在韩国主场被黑哨黑得体无完肤,怎么还能苛责中国队的表现。但是一直关注短道速滑项目的冰迷应该都心里有底,除了在武大靖和男子五千米接力这两个比赛上有相当的实力冲击金牌,中国队在别的项目甚至连冲击奖牌的希望都很渺茫。如今群雄并起,曾经成绩出众的中国队却成绩逐年下降,令人扼腕。

如果想要了解王濛的伟大,有些陈年旧事不得不提一提。2010年冬奥期间,于再清就批评夺得1500米金牌的周洋在赛后不先感谢国家而感谢父母;这被当时刚刚兴起的网络世界称为“感谢门”,遭到网友的调侃,所幸当时还有李琰和整个队伍的成绩兜底。 2011年,队伍内出现了严重的冲突,王濛两只手不知道被缝了多少针,她的脸都肿的发黑,明显是被打过,而她却被无良的媒体泼脏水,随后又被无限期禁赛;周洋父母一直以开彩票站那点极为微博的收入供养她训练,却被某些大佬拉出来逼迫年仅20岁的周洋,有媒体称周洋因此而患上了抑郁症。荒诞的是,这场冲突以牺牲队伍中最出色的运动员为代价,保住了某几位大佬的颜面。面对媒体的追问和短道速滑队国际大赛成绩断崖式下跌,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主任赵英刚开始打太极,顾左右而言他;在白岩松的镜头面前,脸上明显有淤血的王濛无奈地说,大家都以为,你们奥运冠军拿了这么多荣誉,应该是很强势的;其实不是,我们运动员都是,哪怕是奥运冠军。短期来看,特别是从舆论风向看,这场风波似乎影响不是很大。但是后来王濛采访中提到,从她13年归队开始,就感觉到这个队伍和准备温哥华冬奥会时候那支专注训练、完全以奥运会战胜韩国队为目标的队伍氛围不同了。不知道如果不是这场风波,短道速滑队的新老交替和后备培养,会不会更顺利一些,现在中国短道队的处境会不会更好一些。

不过14年,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的成熟。换做四年前,这样的打击足以让她抓狂。可是这一次她的成熟让人心碎,“可能对我来说,这四年的经历比最后奥运会最后拿到的那个金牌重要的多”。的确,没人知道这四年她经历了什么。先是一人独自在加拿大俱乐部和一帮业余的年轻人参加训练,全靠自己的自律、信念和对这个项目的热爱支撑;没有了后备保障,只能一个人大清早出发去冰场,一天逼近极限的训练回来,还得准备第二天的三餐;回国之后跟着省队训练,结果带着省队那些入选不了国家队的选手,战胜了曾经的国家队队友。然而,可怕的是,管理人员从来没有给过一个回答,王濛何时能重批国家队战袍。王濛说,“我是一个运动员,运动场是我的战场,现在我却不知道要怎么走。你说我表现好了可以回国家队,然后我表现了,你们又说要看我的态度转变。我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原本以为,那个07年亚东会因为教练不给安排战术而在媒体面前质疑教练的初生牛犊,经后来成了指着胸前的国旗说“中国,CHINA”、永远把团队放在自己前面的队长,那个帮助年纪更小的小孩们磨冰刀,在10年奥运会出征前把自己06年的金牌拿出来激励大家的队长,这就够了;未曾想,这一次她居然可以这样成熟地嘱托冰迷们,“如果你们喜欢短道速滑,要继续支持中国队,我失去的队友们会帮我拿回来;一个人再好也不可能一直滑的,但是你们要享受这个运动的乐趣。如果你们喜欢的是我,我也只是脚伤了,不能穿冰鞋上冰场了,但是我还会在别的领域里继续走下去”。

即便面对最一言难尽(或许说亦敌亦友?)的韩国队,她也很理智。2018年,她在《濛主驾到》中强调,韩国队员在推动短道技术发展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2014年索契冬奥会前的世界杯比赛,韩国女队打破了中国队创造的女子3000米接力世界纪录,她随即表示祝贺,并且希望大家互相竞争、共同提高,展现短道速滑这个项目的魅力。对于安贤洙和陈善友这两位名宿,她的欣赏和尊敬都溢于言表;甚至对于06年冬奥会上对她做出犯规动作的卞千思她也表示理解,觉得并非出于恶意,而是被队伍要求作出牺牲。毕竟短道速滑这个圈子很小,大家平时关系都很不错。【这么多年可能真的让她很不爽的,也只有为了取胜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恶性手段伤害对手的朴胜羲(Park Seung-hi),10年奥运会比赛结束后,她在CCTV接受采访中直接很不客气地称伊为“韩国那个Park”,13年超级3000米个人比赛直接撞飞,按照规则,她必须回国参加落选赛;在《濛主驾到》中她证实了自己对伊的不待见】像她在采访中说的,短道速滑比赛是很纯粹的,冰刀划过冰面就会留下痕迹,短道速滑的比赛就应该是干干净净的。

了解了这些之后,再回来看她的职业履历,就知道什么叫可怕了。即便运动生涯经历过了这么多的波折,王濛依然摘得奥运4金1银1铜(位列历史第二,仅次于她最欣赏的短道运动员,两届奥运三冠王安贤洙)、世锦赛18金10银3铜(位列历史第一,另外还有世界团体锦标赛3金4银)。如果不是11年之后长达14个月的禁赛和奥运会前的意外受伤,王濛会取得多么辉煌的成就?恐怕称她为短道速滑界历史第一人也不为过。

这些年早已经不能比赛的她,却不被允许退役,因为有的人害怕王濛像安贤洙一样投靠别国。我只能说,这些人的视野和境界,实在是可怜而卑贱。这些年,王濛做了很多,除了短道速滑——她开过公司,做过城市形象大使,上过综艺,说过相声;然而她最放不下的,还是短道速滑。2019年5月,王濛被任命为中国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队教练组组长,随后她召回了温哥华夺冠的四朵金花中的另外两位,张会和孙琳琳,而且聘请了出色的韩国短道速滑教练金善台(曾经带过周洋和韩国队的长距离)和98年长野冬奥会上夺冠的加拿大名将Derrick Campbell(加拿大名将Francois Hamelin的教练)前来执教。三个月后,获悉这一任命的国际滑联(ISU)在官网首页说,“她是中国体育当之无愧的传奇(Wang is a true legend of Chinese sport),她将引领中国重回伟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